法律在线

孟会祥 帖学的过去、现在和未来_新闻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6-27 02:2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原标题:孟会祥 | 帖学的过去、现在和未来

大抵“帖学”这个概念,原指基于《淳化阁帖》等刻帖的版本之学,后指钟王以降文人书法,尤以小楷及行草书为主,从而形成了帖学、碑学,或者帖派、碑派的对举。

帖学经典书家也大多写碑,如唐人欧、褚、颜、柳,书碑无数,唐碑算不算帖学的范围?《阁帖》及其孳裔,虽尽为尺牍,却借刻而传,与金石文字有没有瓜葛?若以墨迹而论,早于钟王的秦汉简帛,是否应该划入帖学的范畴?其实,在书法资料越来越丰富的当下,所谓碑帖之分,不如墨迹和非墨迹更为明晰。帖学由墨迹出发,是直接书写的结果,由自然书写积淀形成的笔法体系是其轴心;而间接书迹或多或少都会有其他工具、材料、技术的参与,所谓“金石气”,不免有以笔拟刀凿、以纸拟金石、以书写拟刻拓的因素。也就是说,金石砖瓦的材料,摩崖铸范的环境,雕刻椎拓的技术等,对书写过程和书写效果会产生影响。反过来,其所形成的特殊效果,也会反作用于书写过程和书写效果。如果摒除了这些“异化”的因素,则碑学无以成立。实际上,二王以后书家,包括清以降纯乎碑派的书家在内,几乎没有不受二王影响者。清中叶以降,碑、帖分庭抗礼。然而就行草而言,碑学??乎缵大统的表相下,从来没有形成自洽,而只是从帖学派生出的另类。我没有学术癖,这里不纠缠“学理”化的概念,仍在“晋人之书流传曰帖”(康有为)、“以晋唐行草小楷为主”(沙孟海)的常识下来讨论。

01

帖学导源于自然书写,升华于人文精神

有文字就有书写。文字初创时期,可能写画不分。随着文字量的增大,以及文字的抽象性加强,书写自然会独立为技术体系,这一体系则可称为笔法。大抵文字体系成熟,一定伴随着书写的成熟。自甲骨文时代起,就应该存在着日常书写,从而也开始了正、草二体的分野。所谓正体,取庄重之用,典谟训诰,钟鼎铭石,其书风整饬,其笔法矜持,或有工艺性的修饰成分。草体(非草书之谓)取草率之意,即日用文字书写。侯马盟书、秦汉简帛,保留了古人的日常书写原貌,正是笔法滥觞。从金石拓片揣度的笔法,一例中锋涩进,苍茫厚重。从先秦两汉简帛来看,事实并非如此,古文字时代,笔法已经变化万千。当时虽然书写出于实用目的,但人们求好求工的愿望与生俱来,汉字及毛笔又天然地有囊括万殊的基因,所以各种类型的书作,也早已无美不臻。